首页 /  水生植物养护 /  护理措施 /  大漂治理措施有哪些

大漂治理措施有哪些

作者:admin 浏览量:694 发布日期:2022年3月7日 16:16
可以引进儒艮,用儒艮来治理繁殖力强的凤眼莲,相比除草剂有污染,费用高,且不稳定(有可能增强凤眼莲的抗药性),用儒艮治理无污染,又很便宜,控制效果好。有一个例子,二十世纪50年代,有人将水葫芦带到非洲的刚果盆地。三年后水葫芦战胜了所有的水生植

可以引进儒艮,用儒艮来治理繁殖力强的凤眼莲,相比除草剂有污染,费用高,且不稳定(有可能增强凤眼莲的抗药性),用儒艮治理无污染,又很便宜,控制效果好。

有一个例子,二十世纪50年代,有人将水葫芦带到非洲的刚果盆地。三年后水葫芦战胜了所有的水生植物对手,反客为主,在刚果河上游1500km的河道上蔓延,阻碍了航道。为了消灭水葫芦,当地政府花费巨资,沿河喷洒除草剂,但不到半个月,水葫芦又迅速生长起来。后来请来海牛(儒艮),一条每天能吃掉40多万平方米的水葫芦,于是河道畅通了,刚果河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1901年,凤眼莲被作为观赏植物引入中国,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被作为猪饲料推广,之后,凤眼莲在中国一发不可收拾。

凤眼莲主要在中国南方分布,由于北方河流有冻结期,凤眼莲无法在自然状态下生存。

在南方凤眼莲已经泛滥成灾,比如现在的珠江水系已经遍布凤眼莲(据统计,珠江水系凤眼莲每十年数目增长十倍!)。

1111.jpg

化学防除

科学工作者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已经在化学防除的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比较四种除草剂(克芜踪、草甘磷,苄嘧磺隆和恶草灵)对水葫芦的控制效果研究,表明克芜踪效果最显著,其次为草甘磷,苄嘧磺隆和恶草灵均有一定的抑制效果,但并不能起到致死作用。另外,克芜踪对专食水葫芦的天敌——水葫芦象甲成虫具有一定的致死作用,草甘磷对其成虫、卵和幼虫均无直接影响。41% BIOPORCE水剂防除水葫芦药效迅速,效果较好,持效期也较长,未见对水生动物有不良影响。

生物防除

生物防除水葫芦从60年代初期,在水葫芦原产地南美乌拉圭进行天敌调查开始(Silveira-Guido,1971)。1967年英联邦生防所在南美北部和西印度地区开始调查研究,1968年美国农业部在阿根廷实验室也开始了水葫芦的生防研究工作。1978年澳大利亚在巴西及其邻近国家进行该项研究。在乌拉圭、特立尼达、阿根廷、美国佛罗里达以及南美其它国家和印度共发现70多种取食水葫芦的节肢动物,在巴西还发现3种取食水葫芦的节肢动物,以及3种螨类 Amblyseius glorius,A.pederosus (EL- Banhawy,1979)和Flechtmanniaei chhorniae。另外,也有取食、危害水葫芦的两种无脊椎动物和海牛、草鱼及真菌的报道。在天敌的选择过程中,昆虫及螨类由于体型小、易于培养和研究而被特别重视。目前,生物防治中用得最多的生物是水葫芦象甲。在自然界长期进化过程中,生物与生物之间相互制约、相互协调,将各自的种群限制在一定的捣割地,维持一定的数量,形成稳定的生态平衡系统。在“大养特养”的口号下,水葫芦曾一度被作为一种高产的水生饲料在我国南方的许多地方推广。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水葫芦开始在我国南方许多河道泛滥成灾。在脱离原产地天敌控制的状况下,水萌芦疯狂繁殖,破坏了当地物种之间的平衡关系,造成大量水生动、植物的死亡。但是水葫芦的引进给我们的教训让我们不得不谨慎的对待外来物种的引进。因此,迄今为止,象甲还仍然在我国科学家的实验室里。水葫芦象甲安全性实验和对水葫芦控制实验表明对水葫芦有很强的专一性,对水葫芦的生长也有明显的控制效果。

象甲农达综合治理

在综合治理的策略上,可在河道的一侧留存水葫芦,以使象甲种群保存,而另一侧喷施除草剂可达到综合治理的效果。直接在有象甲的水葫芦上喷施除草剂农达既可有效控制水葫芦的生长,又可保留一定种群数量的象甲,但农达用量要适宜。选择既可有效抑制水葫芦植株生长和种群繁殖,又在短期内难以杀灭植株的药量,是维系象甲种群存在的关键。利用这种方法只要使用正常用量的l/10农达制剂,就可获得十分显著的控制效果。这将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因过量应用农达而带来的环境及成本问题。

利用河蟹控制

当4月~5月份水温达到15 ℃时,水葫芦将开始繁殖。这时利用河蟹对水葫芦新根、新茎的喜食性,在水葫芦较多的池塘投放一定量的扣蟹或大眼幼体,能有效控制水葫芦的生长,又可提高蟹的产量和成活率。

人工打捞

人工打捞是一种原始的方法,但很奏效。关键是打捞时间的确定,在水葫芦开始繁殖前,或在施用农药见效后打捞,都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特别是人工打捞与化学防除结合起来,当用除草剂使水葫芦枯萎时,再对其进行打捞,效果十分明显。

综合利用

目前采用的一些防除水葫芦的方法或多或少的都存在一定的弊端。如化学防除虽然效果比较确实,但大范围的使用费用也比较昂贵,而且最重要是在产生一系列的环境和安全方面的问题。在环境和安全问题越来越被人们重视的当今,实行这一方案更应谨慎。生物防除已经在一些地区(尤其在国外)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那只是国外的情况。正如紫茎泽兰在中美州的墨西哥能跟其他物种和谐的生存,不会疯狂的生长,但是它一到了别的生态环境(如zh 国的云南)中便表现出强烈的生态入侵,很快成为当地的优势种群给当地的其他物种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作用。前车之鉴,正如水葫芦被引进到我国一样,我们必须谨慎的对待水葫芦象甲。因此,这一方案在我国实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还要做大量的实验证明其安全性,只有保证其安全性,最好在投放水葫芦象甲的同时我们也同时掌握了一种能控制其生长的方法。无可否认,水葫芦在净化水质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由此可划分一定的区段,把水葫芦赶入这区段(水葫芦在河道的两旁)既发挥了净化水质的功用,对维持河道生态、消除或减少水的污染都有积极的意义,又可为河道增添一条亮丽的风景线。当然,如果是这样,必须配备专门维护河道的工作人员,专职的维护河道水葫芦的生长态势,经常对超出界限生长的水葫芦给予打捞。虽然由于水葫芦的干物质较少而近年来被淘汰继续用作畜禽饲料,但是在那些水葫芦已成为灾难的地区,把水葫芦用做饲料不失为一种明智的方法。此外,由于水葫芦发酵后可产生沼气,还可利用水葫芦来产沼气以缓解我国目前能源的短缺。